好书阅读网 > 武侠仙侠 > 邪魔之主 > 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陷害
    恐怖的剑势从四周袭来,攻击陈元的周身要害,天上降下一道剑刃,横断陈元所有的路,剑气巨网将其笼,一道人影比离弦之箭更快,青铜短剑闪着寒光。

    陈元面对剑宗巅峰的攻击,毫不避让。右手握住玄月剑,盘绕爱内丹上的星辰之力收到牵引,涌出体外,遍布剑身。挥出一剑,剑气如月牙,散发着莹莹月光。

    “当啷”一声,攻击***之人的青铜剑断为两节,寒霜之气冻结了他的手臂,蔓延至经络,脏腑。

    他感觉随时都会被冻僵:“这是什么剑法,我怎从未见过?”

    陈元面如冰霜,质问道:“你是凌霄剑阁的弟子,怎么修炼魔族功法?你的功法莫非也是捡到的?”

    攻击陈元之人被玄阴之气冻得瑟瑟发抖,面前的少年犹如死神,令他无比恐惧:“你说的不错,这功法的确是我与其他人在追寻出陈元的时候,在山中捡到的,凌霄剑阁若能让我修炼凌霄九剑,我又何必修炼魔族功法?我杀的都是该死之人,没杀过一个好人!”

    他身上的寒气越来越重,无论如何运功抵抗都无济于事,这样下去,很快便会被冻死,他不想死,讨好道:“洗髓大法能让普通人成为剑神。我愿将它送于你,并且愿意追随在你左右,众生侍奉!”

    陈元从这人手里接过洗髓大法,于他所知,及从别人那里看到的一模一样。

    凌霄剑阁的弟子心中暗喜,反正自己已经学会了,只要不死,一切都有可能,暂时委曲求全也好,找机会吸了陈元的骨中精髓,自己便能更加强大。

    但他也不想想,若是一般人看到这种功法,怎么不先吸了他的骨中精髓?

    “身为正道之人,却行魔道之事,罪不容诛!”陈元冷冷道,一剑斩下。

    “求你不……”凌霄剑阁的弟子面楼惊恐,还未说完,身体便碎成把冰屑。

    陈元虽不是玄阴体,但调动的星辰之力与月之精华,也能实战玄月剑法,只是月玄一剑做能做到的事,他需用两剑,或者更多剑。

    他不由得感叹:天生灵体之人,果然强悍。

    随即他脸上露出了深深的疑虑,凌霄剑阁的弟子是他遇到的第十五个修炼了洗髓功法的正道宗门的弟子,这十五个人之中,算上他,便有四个是九大宗门的弟子。

    他们都是玉骨天才,却因为输给了某个人,未能成为嫡传,未能修炼宗门最强大的功法,虽是入门弟子,却一直心有不甘,想尽办法提高实力,打败曾经的对手,证明给世人看,他才是最强的。

    陈元的事件,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到处寻找陈元,在陈元出没过的地方,捡到了洗髓大法,他们的选择不是将魔攻销毁,而是占为己有,私自修炼,残害他人。纵然他们杀的都是十恶不赦之人,杀了就是了,吸其骨之精髓,血肉,就已经沦为魔道,天理不容。

    陈元自己心知肚明,那些人虽说的地方,自己根本就没去。是有其他懂的洗髓大法之人,故意已他的名义形式。天下宗门也都认为,他是为了逃跑,故意留下洗髓大法,引得各宗门互相残杀,天下人都将其当成了魔族之子,人人欲杀之而后快。

    “屠戮能的都洗髓大法,或许其他人也能得到,或许是有人故意引我出来,或许是魔族的诡计。等我变强之后,自会查出实情,向其讨个公道!”

    不管是谁都是要将陈元陷于不义,他不在意别人评判自己,却不能被人构陷。

    继续向龙山中心行进,路上总会看到被吸走骨中精髓的剑者,其中居然有剑尊境的强者,这让他忧心忡忡。

    龙山多半被皇族占领,野兽被赶到边缘地带与最深处。

    陈元一路上,却没看到几只野兽,反而见到了诸多修炼者的尸体。

    又行进半个时辰后,远远便看到了一个营地,以此为方圆数里的制高点上,都有侍卫把手。开辟出来的山路上,贫寒之人背着竹篓,拿着铁锤以及开山的工具,进进出出。

    这是一处采矿点,采矿人都是朝廷征召的穷人。朝廷虽然霸道,但给这些人的待遇还不错,督工并未催促,也并未虐待,这全赖与皇帝赵渊的仁爱政策。

    “都加把劲,在采一个时辰便吃饭,今天本监工请你们吃肉!”监工是个胖子,和爱和亲,永远笑眯眯的。

    陈元刚要绕过去,忽然一道人影从远处跑来,转瞬即逝,到了监工面前。

    “什么人胆敢擅闯采石地?”几个站在最高处的剑师居然没发现,监工如临大敌,厉声喝道。

    “赵谦,几天不见就不认得老子了?你可真健忘啊。”说话的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左眼反着眼白,随时都会掉下来,已经瞎了,却并阻挡,看起来狰狞恐怖。

    “我道是谁有如此胆魄,原来是你这个偷矿贼,怎么,上次瞎了一只眼睛还不长记性,这次是想真的变成瞎子吗?”监工赵谦乃皇亲国戚,剑宗巅峰境界,在一段时间内号称剑尊境下无敌,因喝醉误事,被罚到这里做监工,他倒也乐得清闲。

    龙山的矿石被皇族严格把控,天下宗门若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