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阅读网 > 其它小说 > 亲*******你 > 鸟吃鸟
    翌(日ri)清晨,我听到一声鸡鸣。茫然的想着我的府邸何时养了凡鸡了,便朦朦胧胧的睁眼,看到面前清俊的面庞我才恍惚想起昨晚我与陆清阳在屋顶上豪饮,对月长谈。我未曾料到我喝了几口就不省人事了,着实没用。一袭青衫的医者倒是在我脑海中有影影绰绰的印象,最后他是扶着我到榻上,与我同榻而眠了。我意识逐渐回笼,感觉掌心似乎有片温(热re),原来是我揽着人家腰入睡。

    步蕴生声音中也有丝困意,“唉风鹊啊,不愧是你,睡着了也是个登徒浪子。”

    我被他此言惊得清醒了,“睡梦中干什么作数。”于是我赶紧收回了手,心底却夸赞手感极佳。我仔仔细细审视了陆清阳一番,好在他衣裳还算整洁,就是微微凌乱罢了。我自己也晓得我醉酒后非常闹人,不然当初也不会光临到诸仙友的府邸里胡作非为,衡阳君也不会险些扒我鸟毛了。这陆清阳必定是被我瞎折腾了我一番,我心中委实觉得不好意思。

    步蕴生懒懒道,“你也知道丢脸了,昨晚你可真浪”

    我被这轻佻的语气震出了一(身shen)起皮疙瘩,继而又想到昨晚的糗事可是有两个人看着的,便更加羞愤难当,“我昨晚当真非常胡闹那你就在我(身shen)体里静静的看着我丢人现眼么。”

    他奇道,“哦哟,你这是在怪我不占了你的(身shen)子吗”他在说道“占了你的(身shen)子的时候”慢慢吞吞,吐字非常清晰。

    上天界哪有人在我耳边说过这般世俗中的污言秽语我恨不得想再掐死他一次,“我可没这个意思我警告你最好老老实实呆着,休要再用我的(身shen)体去行祸事。”

    这无赖又可怜兮兮道,“你这是在囚(禁jin)我。”

    我“啧”了一声,还好意思与我卖惨,简直像是我做错了甚么一样。

    这时陆清阳已然醒了,清明的双目直直往向我,伸出白玉般的手抚过我耳边的几簇乱发,“醒了多久了,怎的脸这般红。”

    我恶狠狠道,“不要碰我”我开口才惊觉我好迁怒了他,但说过的话已是覆水难收。我不得不瞧着他脸色,他又揉了揉我的发顶,笑道,“不要闹了。”我脸上又一(热re),本该斥责他僭越的话又难以开口。

    与凡人相处我始终是不得技巧,我有些心力交瘁,虚弱道,“醒好久了。我好饿好饿啊。”实则我早已不需要食五谷了,此言无非是顾左右而言他,暗示他快快去给我准备吃食。

    步蕴生叹道,“你又差使别人了,风鹊儿你是小娃娃吗。”

    陆清阳宛如一汪(春chun)水般的双目微垂,“你不想为你昨晚对我做的事(情qing)负责吗”

    我不敢细想,紧张道“什么事(情qing)”

    他颇有些受伤,面色更加忧愁了,“我本以为风鹊兄是君子,没想到竟是要始乱终弃吗”

    别吧,这什么跟什么听闻此言,我心里震惊到无以复加,我怎会同男子有断袖之谊啊,我明明从来都是与貌美仙姬为伴,什么莺莺燕燕没见过,也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shen)了。我怎的会对男子那般行事,即使是醉酒也非常令我难以置信。

    步蕴生恨铁不成钢道,“哇,小风鹊,你怎么这么好骗,人家逗你玩儿呢。”

    我这才如梦初醒,只见陆清阳促狭的看着我,我便了然过来,原来这陆清阳也会拿我寻开心了,咬牙切齿道,“对我就是想把你始乱终弃,快滚吧,慢走不送了。”

    陆清阳轻笑出声,“好罢,是我失礼了。但我看着风鹊兄便忍不住说几句玩笑话。”

    我不想多听他讲话,背过(身shen)去闷声道,“我饿了。”

    陆清阳轻笑出声,“这是你来我这儿之后第一次说饿。”便起(身shen)走向屋外。我鬼使神差的扭头看那青衫背影,觉得煞是风姿绰约。

    步蕴生突然出声打断我的思绪,怒道,“醒醒啊,小风鹊,你是要成大事的人,不要被美色迷了眼。”

    我,“我们仙魔的寿命无穷无尽,就算我在凡间待个几百年体验世间五味,也宛如水滴之于大海。在这呆上几天几年又如何。”话一出口才惊觉似乎不太对劲。

    “不是吧,那你难道想陪这凡人再过个几天几年我看你巴不得陪他过完余生。”他冷笑道,“我怎么就附在你这么个没志气的(身shen)上,我何时才能回魔族啊。”

    我淡淡道,“我们在一个躯体里一(日ri),你就别想着如愿。”心中是有点惆怅,我害怕多留几(日ri)我会对这凡人割舍不下,一走了之说不准会让他心里难受,况且他照料了我那么多(日ri),我怎能没有报答呢。

    我突然想起他每个月都会丧失记忆,那时正好是个不告而别的好时机,但我也并不想这么快便离去。我总归觉得在这山间与陆清阳相处的(日ri)子,比在天界更甚几分怡然。

    步蕴生难得正经道,“你作为仙人合该不那么多(情qing)的。”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