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阅读网 > 其它小说 > 平凡苦难 > 第三章(4)
    但小仕湖更喜欢听的是她当年“走”(日本鬼子进广西时,老百姓走出去山上躲避,叫“走”)日本鬼子的故事,外婆说:

    走日本鬼子时她才14岁,日本鬼子是沿铁路由北边下来的,(外婆也是附近村人,村庄就离湘桂铁路线约2里地,在那个村庄睡觉晚上火车经过都感觉到晃晃晃的声音。)

    先是在村上看见大批的难民沿着铁路一直走,密密麻麻的,队伍好长好长,看不到头看不到尾。村上的大人就讲了。日本鬼子要来了哦,那些个魔鬼,经过的地方斩尽杀绝的哦,寸脚板(指脚只有寸长的小孩)都不留。然后家里人就开始安排,他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哥哥就牵家里的头牛去一个叫做“六浪沟”的地方,在哪里砍树搭棚子,割蓬蓬草、黄毛草来盖。棚子是给人住的,牛就只能用绳子系树上,猪呢,因为半大的浪猪,杀不好杀,杀了也没办法腊起来,会臭。只能野放。粮食只挑了两担上去,剩下的就用大水缸,大谷桶埋在菜园子里,鸡鸭也带走,用笼子装着带到山上去。

    还好我家安排得早,人家一说就安排了,所以东西得带出去,还有些人讲日本鬼子可能不会到这里的,不用理,搬走了又要搬回来。基本上搬的一半,还不搬的一半吧,搬的大多数搬去六浪沟,九浪沟,石岩。人还住家里,就是提前把东西搬进山搭好的棚子里去。

    谁知道就两天,先是铁路上已经看不见难民,村上人正感觉不对劲的时候,就有北边村上的人跑来讲了。日本鬼子真的来了哦,沿铁路已经走到某某地方,离这里就几里地了,叫村上人赶快走。这些说不用搬的人才急,赶紧随便拿点东西就往后背山跑,我们搬得早就好,我只拿了一叉口(布袋)衣服,两个哥哥一个人各抗两铺被窝。就往后背山跑,跑到后山顶的时候,太阳准备落山,往铁路上一看。吓得心头都要跳出来,天啊,还好走的快。日本鬼子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的在铁路上了,穿着黄衣服,抗着一杆长枪。我哥他们讲,还看,快点跑,不想要命了啊?

    小仕湖好紧张,赶紧问:“那没被抓到吧”。

    “抓到还有你”。外婆继续说:

    还好东西轻,六浪沟离家里只12-1里山地,没一下就到了,另外几个背得重的就惨了噢,差不多跑断了气,其实那天白跑了,日本鬼子那天又没上山,连村都没进。我哥他们放完东西,天就黑完了,吃完饭他们又跑到后山顶看,铁路上全是火光(或者灯光)。日本鬼就在铁路两边搭棚住夜……

    说完外婆还笑了一下,大概是笑当年差不多跑断气的人白跑了吧。

    “那后来呢?”仕湖刚刚听上瘾,“当天晚上我和我哥哥他们还很兴奋,那时候年轻也不愁,那夜下白霜,在外面比家里多冷点,但是没准备搬的就惨了,有一家连被窝都没得搬一床出来,一家人就一人穿一件烂棉衣,夜晚冷得喊死,想烧火来向,众人又不肯,讲怕给日本鬼看见火光来搜山,要向火你们就去煮饭菜那里向。”

    “那你们没在工棚那里煮饭菜吗?”仕湖不解的问。

    “没在,那敢在,煮饭在个岩洞里头煮,那个岩洞没得好大,坐得下四个人罢,岩洞顶部有个小洞刚好做火烟囱,不然那能烧火,不烟死人。一次煮一家人的,几家人轮到煮。那家人没办法,想借被窝,那个肯借,就又摸黑去到煮饭那个岩洞,烧火向。”

    在“六浪沟”天天怕,我哥他们几个后生天天有人轮到去后背山看,怕日本鬼来搜山,有人躲到六浪沟,有人躲九浪沟,有人躲石岩。反正条条路有人看,怕日本鬼搜山,互相通知。

    “那日本鬼来搜山了没有,”小仕湖又问。

    “搜山就没有来,就是在外面人受罪罢,天晴还好。下雨就麻烦了,黄毛草棚挡不了雨,漏水的,会把被窝漏湿去,还好是冬天,雨不大。天时又冷得喊死,我们还好,带的米多,但是也晓不得那天可以回去,愁得喊死,晓不得怎么搞。”

    “米带得少出来的就喊死了,那就只能牵牛出来的就杀牛来吃,牵猪出来的就杀猪来吃,杀牛的边杀边哭,杀完明年开春怎么搞?但是也只能过一天算一天,不杀来吃马上就要饿死。”

    “有些人想问我们借米,我爷老(爸爸)讲,要是在屋,莫讲借一瓢,借一斗我都借给你,在这里没得办法哦,我们家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好我两个哥哥一个16岁一个18岁,高高大大的,他们没米的不敢抢。”

    “小娃崽和老人家就造孽哦,有两个还吃到奶的小娃崽没带到“拽”去了(死了丢去),娘没饭吃没有奶水,被窝又湿,又挨冷,发点烧,他们讲要是在屋里头去捡点草药吃肯定不会死,但是在这里就没得办法了,我们爷老看见太造孽,还杀只鸡我们自己吃,给娃崽喝点鸡汤泡饭,都还是救不了……

    有个奶老(老太婆)就因为在山上又冷又饿,挨冷死饿死了。下葬时别讲有棺材,连香纸都没得,还好有人拿到锄头去,直接挖个坑卷点黄毛草就埋去了……”

    幸好没得好久,反正米还没吃完,当然也是细到细到吃的(省着吃)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