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阅读网 > 其它小说 > 平凡苦难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天大概也就8点左右,。曾仕湖,曾仕友,林振翔,白世连和他两个儿子。都早早起来,在曾村间的大晒谷坪上等着朱师傅的拖拉来接他们了。

    白世连还拿笼子装了两只大麻花鸭。一个大袋子装了准备去桐秀村傻大妹家提亲的礼物,分别是:两盒月饼,两箱苹果,两瓶酒,两条烟。国人一向讲究礼数,哪怕是平时去比较少走的亲戚家都会提几斤水果,更何况是去提亲这等大事。

    不一会就见朱师傅的拖拉哐哐哐的又开到曾村的大晒谷坪了。一见到朱师傅下车,白世连就上去握住朱师傅的,说了一千道了一万的感谢。然后递上早已准备好的媒人礼物。一条在当年称得上高档的红塔山香烟,一个红包,朱师傅还待推辞,曾仕湖却说了:

    “朱师傅,我们这里的风俗,还没定亲媒人就应该有个红包的,这样成功率就会大很多。你不收等今天去不成功倒不好哦……”朱师傅听曾仕湖如此说,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不再推辞收下了。

    到了桐秀村的时候,大约是下午点,傻大妹父母对于来提亲的白世连自然是热情招待,因为朱师傅也早跟傻大妹的父母打了招呼,说今天要白德赣的父亲要来提亲,所以也早有准备。连傻大妹在枫树坪村上门的弟弟和弟媳加两个小孩都叫回桐秀村一起吃饭……

    曾仕湖和林振翔,曾仕友今天自然也不用再自己做饭了,傻大妹父母招待未来亲家的同时,自然也招待了他们个。

    朱师傅呢!虽然和黄少琦是远房亲戚又是媒人,但他生性爱做菜,爱喝酒,根本就不在堂屋坐而是跑到厨房帮忙去了……

    山里的饭菜就是有特色,比起曾仕湖他们外面吃的又有所不同,更何况是招待“未来亲家”这种贵宾,所以这次曾仕湖他们几个可算是有口福,知道什么叫做:“水陆毕陈。”(水里游的,陆地上走的)”

    曾仕湖只见菜一道一道的端上来了,每个菜秋哥还会介绍一下,不介绍曾仕湖他们几个都不认识。直到现在曾仕湖才知道,原来秋哥姓黄,大名黄少秋,从十几岁开始就爱在山外的村庄,镇上瞎混。个个都叫他“秋崽,秋崽,”曾仕湖他们也跟着叫“秋老板,或者秋哥。

    秋哥跟傻大妹父亲是远房的堂兄弟,傻大妹父亲叫做黄少琦,傻大妹大名叫做黄兰香,弟弟叫做黄兰祥。秋哥也知道今天白德赣父亲要来提亲这件大事,所以也没去外面村庄打牌,专门在桐秀村傻大妹家帮忙做菜,招呼客人。

    “这碟是去年冬天腊好的麂子肉,是去年少琦哥到山上装“铁猫”(一种夹野兽的铁夹子,大的可以夹野猪等大型动物,小的可以夹老鼠)夹得的,腊到今年还剩一腿,今天全炒了。”秋哥向曾仕湖他们几个介绍道。

    曾仕湖看见炒了满满两大盘麂子肉,配菜只是放了点蒜苗辣椒,碟子里全是瘦肉,如果不是秋哥介绍曾仕湖一定以为是腊好的黄牛肉。

    “这碟是野兔肉,是今天桐秀坪村人用猎枪打到的,本来他不卖的,我们说“未来亲家”来了强行问他要下来。给钱他却不要,只说下次少琦哥打一只还他。”

    “这碟我认识了,哈哈。秋哥你不用介绍,这碟是蜂蛹,大王蜂的崽崽,用油炸好的对吧……”曾仕湖看见上了一碟蜂蛹,这是他最爱吃的了,真的高蛋白,不过这东西容易上火,吃多了第二天眼睛都会肿到睁不开……

    “这盆是甲鱼汤,是兰祥在枫树坪村那水搞到的,这碟是……”

    不一会菜上齐了,国人一向有在酒桌上谈正事的习惯,家主黄少琦首先发言了说:

    “感谢世连老哥(因为还没过礼订亲,桂柳一带都叫平辈不怎么熟悉的人为哥,哪怕对方年纪比自己小。)看得起我家,来我家玩。妹崽(傻大妹)的婚事我就做主了,半招嫁(桂柳一带民间来说,既非“上门”,又非“嫁”的一种通俗说法,生下小孩随男女双方姓,可继承男女双方家产,同时亦须承担赡养男女双方父母的责任),彩礼无所谓,世连哥家条件好,给个万五万我不嫌多,如果暂时头紧张,给个千五千我不嫌少。但是彩礼过来,我肯定有嫁妆“济”(陪嫁)过去的。我们瑶人经常讲的:“有钱的,贴钱嫁女。无钱的,将钱嫁女(意思是你给一万彩礼钱过来,我就买一万嫁妆陪嫁过去)。无德的,卖女吃女(例如今天某些要几十万彩礼否则不嫁并且没一分钱陪嫁的。)

    我家,不穷也不富,但是陪嫁多少都是会有点的,多不敢说,万儿八千的肯定少不了。卖女吃女就更加不会做,这种事在我们桐树坪村都没有谁开过先例,那个敢这样起码要被人家背后嚼几十年舌头。

    但是,既然叫做半招嫁,以后有小孩必须有一个姓黄,老大姓黄老二姓黄都可以,以后我和妹崽她妈,如果愿意出去你们曾村住,也必须给我两个老的留个房间,当然暂时还不用,我山里头事情多……

    我们瑶人,崽女都一样看待的,既然半招嫁,我山里的山场,田地,妹崽和德赣也有一半,他弟有一半。现在他弟就在这里。兰祥,你们两夫妻对我这个分配没意见吧?”

    黄少琦说完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