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阅读网 > 其它小说 > 平凡苦难 > 第二十八章
    大方向确定了之后,细枝末叶就容易谈了。无非就是看日子什么时候过礼。女方什么时候摆酒,男方什么时候摆酒,酒席规模多大……

    “来,亲家,我们把这杯干了。”几杯酒下肚后,“世连老哥”在黄少琦口已经变成“亲家”了

    “好,干了,亲家看得起我,能不干嘛!”

    白世连不愧年轻时做过补锅佬跑江湖的,以前曾仕湖见他在村上沉默寡言,极少说话,也不喜欢喝酒应酬交际。好像老实得棍子打不出个闷屁!但这次来提亲却改变了曾仕湖以往对他的看法,见他虽然操着一口极不地道的本地话,但说话逻辑条理都相当清晰,对方想表达的意思也理解得非常透彻。而且待人接物都相当得体有礼貌,酒量也很好,能喝还不失态。看来人不能光看表面啊……

    曾仕湖见“大局已定”,而且也喝了两杯,就不想再喝了。他知道自己,一旦喝醉容易失态出丑,不能控制自己。哭啊!闹啊,念诗啊!唱歌跳舞啊都是正常的。所以也跟黄少琦、秋哥、朱师傅等打招呼,说自己不胜酒力,要睡觉了,明天还要起早砍树呢!

    他们自然也不勉强,而且还有白世连,曾仕友等能重量级酒量的人陪着喝呢!林振翔本身就不爱喝酒,见曾仕湖不喝了自然顺水推舟也溜之大吉了。出门口的时候,才留意到,白德赣吃饱饭拿个凳子坐大门口的坪子上,拿出那支精致的笛子,又在吹着《梁祝》呢!旁边的傻大妹也坐在一旁痴痴的听,曾仕湖想,她应该听懂了的……

    因为秋哥和黄少琦两家房子就是排着的,曾仕湖和林振翔两个走回他们住那个“狗窝”不会超过50步,一分钟就到了,两人坐下后,林振翔问曾仕湖:

    “白德赣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等着他们看好日子吃喜酒咯!破锅自有破锅盖,傻男自有傻女爱。一个人注定能娶妻有后,自然会有适当的人来配。注定娶不到妻子的,就算他貌如潘安,财似邓通,也同样孤老终身,这些都是命注定的,比如你看当今的好多当红男女明星,难道他们没钱吗?长得不帅?不漂亮?不聪明?但是就是娶不了嫁不了,绯闻倒是多得要死……”

    “仕湖,说到明星,你感觉吗?明星比起普通人来,倒似乎更多短命夭亡的,反正他总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陈百强,翁美玲,黄家驹,邓丽君……当红的明星总共都没有多少啊!普通人英年早逝的比例肯定没这么高。”

    “唉!怎么说,说心里话真的好可惜,那么才华横溢的音乐家,你看陈百强的歌,歌词写得那么优美,旋律那么动人……

    黄家驹更是开创了香港摇滚音乐的先河……

    但是没办法呀,修短有命……圣人都没办法,否则论语里也不会有:“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吕蒙正也不会在他的《命运赋》里感慨:“颜渊命短,殊非凶恶之徒;盗跖年长,岂是善良之辈。”曾仕湖也向林振翔说出自己的感慨。

    “仕湖,我现在看我爸的《易经》,我觉得对于命理可能易经里能找到点答案,我带在身上拿进来了,但我看不懂,我觉得你的理解能力比我好,我们一起研究一下。”

    “你太高估我了吧,《易经》可是六经之首,国哲学的基础,几千年多少人研究都研究不透,你看不懂我就能看懂,你以为这是个算木头多少方的数学题啊!”

    曾仕湖笑着对林振翔说道,对于《易经》,曾仕湖是有所涉猎,但也是如读天书,看不懂。虽然也能背下几句并且知道大概意思……

    不过曾仕湖对于知识类的东西是一向如饥似渴,见林振翔拿书出来了,也把头凑过去一起看。还真是一本“《天书》”。

    曾仕湖只见这本书没多厚,大概也就语书的一半,封面是黄皮的,没有印上什么花纹,封面只有一个八卦,上面有用篆体的字竖着写上的“易经”二字。

    翻开第一页,里面的字是从右到左竖行排列,而且每一篇也是从右往左翻的,让曾仕湖感觉这书怎么是从最后一页先看起的,而且全是繁体字,还好的是曾仕湖和林振翔都比较爱好学,字基本上还是认识的,只见上面写着:

    “周易上经,乾卦第一,乾下乾上。乾:元、亨、利、贞。

    《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终始。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国咸宁。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初九:潜龙,勿用。

    《象》曰: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象》曰:见龙在田,德施普也。

    九: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象》曰:终日乾乾,反复道也。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象》曰:或跃在渊,进无咎也。

    九五:飞龙在天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