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阅读网 > 其它小说 > 平凡苦难 > 第三十一章
    “那梁山里面也不止这几个人啊?其他人呢?比如鲁智深,林冲,武松,李逵,宋江?,他们怎么样呢?我想听听你的看法。虽然你曾仕湖的观点并不一定就正确,但你看事物的观点确实新颖,是你“格物”“格”出来的。没有重复前人的口水。”

    林振翔听见曾仕湖前面的奇谈怪论后,略有所思的说道。

    “我觉得,梁山,唯一被逼上梁山的人,是林冲。他一个禁军教头,大概相当于现代军队里面的教官,一个下层武官。照书上看他的生活水准应该在小康以上,虽非大富大贵,但也是不忧粮米的。也受人尊重,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他老实本分,不想惹事生非,因为娶了个漂亮老婆,却从天上掉下这无妄之灾。”曾仕湖见既然侃上了《水浒》,就继续大侃特侃。

    “你怎么知道他老实本分啊?书上又没说。”林振翔调侃道。

    书上说了,你看原,说罢曾仕湖翻开林振翔放床头那本《水浒传》,翻到第五回,只见书上写道:

    “林冲赶到跟前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喝道:“调戏良人妻子当得何罪!”恰待下拳打时,认得是本管高太尉螟蛉之高衙内。

    原来高俅新发迹,不曾有亲儿,借人帮助,因此过房这阿叔高郎儿子。在房内为子。本是叔伯弟兄,却与他做干儿子,因此,高太尉爱惜他。

    那厮在东京倚势豪强,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

    京师人怕他权势,谁敢与他争口?叫他做“花花太岁。”

    当时林冲扳将过来,却认得是本管高衙内,先自软了。”

    ……看见没有,别人调戏他老婆,他准备打的时候,看见是他上司的养子高衙内,就:“先自软了”。

    这就是老实本分的普通老百姓的心态嘛!怕事,不想惹事,反正自己老婆也没挨玷污,算了算了……

    但这个世界,你越怕事,事越来找你,又有了第二次,再看书上写的:

    “又听得高衙内道:“娘子,可怜见救俺!便是铁石人,也告得回转!”

    林冲立在胡梯上,叫道:“大嫂!开门!”那妇人听得是丈夫声音,只顾来开门。高衙内吃了一惊,斡开了楼窗,跳墙走了。

    林冲上得楼上,寻不见高衙内,问娘子道:“不曾被这厮点污了?”娘子道:“不曾。”

    林冲把陆虞候家打得粉碎,将娘子下楼;出得门外看时,邻舍两边都闭了门。女使锦儿接着,个人一处归家去了。林冲拿了一把解腕尖刀,径奔到樊楼前去寻陆虞候,也不见了;却回来他门前等了一晚,不见回家,林冲自归。

    娘子劝道:“我又不曾被他骗了,你休得胡做!”林冲道:“叵耐这陆谦畜生,这厮称“兄”称“弟”——你也来骗我!只怕不撞见高衙内,也管着他头面!”娘子苦劝,那里肯放他出门……”

    如果说第一次没打高衙内,那是人之常情,虽然高衙内经常仗势:“***女”。但只要自己“妻女”没被“淫”就可以了,没必要和他结仇,老百姓的心理嘛!明哲保身。

    但第二次还被设计,而且还是被高衙内联合自己的好朋友,设计要非“淫”了他娘子不可,他都还不明白,他和高衙内的矛盾是“敌我矛盾”,他和高衙内之间必须进行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我只能说林冲实在太蠢,空有一身武功,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虽然他也拿把刀去等叫他去喝酒设计他的好朋友陆谦,但是没用。他只是想吓吓他们保护自己,他还没下定决心……

    无限的压迫,一定要用无限的反抗来和他斗争。寸步都不能退,你退一寸,敌人进两寸。越退就只会越被动,直到你退无可退。还记得那条拦路大蛇吧?曾仕湖说道

    “继续继续,曾仕湖,你这么能说不去说书,真的埋没了人才”林振翔又调侃道。

    “那个林冲真是蠢,蠢到家那种。这里高衙内两次设要“淫”他老婆了,难道不会有第次。居然买了一把刀还打算去跟高太尉比谁的好一点,我们还看一下原:

    “林冲把这口刀翻来覆去看了一回,喝采道:“端的好把刀!高太尉府有一口宝刀,胡乱不肯教人看。我几番借看,也不肯将出来。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林冲当晚不落看了一晚,夜间挂在壁上,未等天明又去看刀。

    次日,已牌时分,只听得门首有两个承局叫道:“林教头,太尉钧旨,道你买一口好刀,就叫你将去比看。太尉在府里专等。

    林冲听得,说道:“又是甚么多口的报知了!”

    两个承局催得林冲穿了衣服,拿了那口刀,随这两个人承局来。

    一路上,林冲道:“我在府不认得你。”

    你看这个蠢林冲,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被两个不认识的人就骗去了商量军重事的“白虎节堂”,而且上还拿把刀,我想罪行大约相当于今天没有经过书面特批,持枪进武装部或者公安局吧……

    后面的事情就不说了,野猪林没有鲁智深保护他也没命了,但直到那时候他都还不敢反抗。直到陆谦那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