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阅读网 > 其它小说 > 平凡苦难 > 第四十一章
    一张桌子,一本礼簿,曾仕湖和曾仕两个坐在桌子那里当起了账房先生。因为头天曾仕已经把对联全部写好贴好了,初八正酒这天他没什么安排,曾仕湖觉得既然是收钱,还是应该多叫上一个人,所以就叫上了仕和他一起收红包!

    “曾则起:壹佰元;曾仕浩:壹佰元;曾仕义:壹佰元;曾则初;壹佰元……”

    曾仕在拆红包,拆一个红包就念一下,并且把钱拿出来给曾仕湖看,然后才装进皮包……

    曾仕湖则在礼簿上记上:家叔:曾则起:壹佰元;家弟:曾仕浩:壹佰元……

    一般来说,如果办大酒席,账房都会比较忙,比较乱。甚至会出现钱和数不对的情况。因为人来得多的时候,是一下就来十几个,个个交个红包,有些是只交了钱就走,连个红包皮都没有,更没有写上名字,等账房一个一个记完,经常会出现剩下几百块钱不记得是谁给的这种情况……

    不过白世连家这场大酒席的账房,年轻的曾仕湖和曾仕却丝毫不乱,曾仕湖叫曾仕,有红包包住的就直接收了拿上。直接给钱的,在钱上用铅写个字再收拿上。比如曾仕浩的没红包皮,直接交来100块,就直接在那张钱上写个“浩”字。反正钱只能一张一张收,不要一次收几个甚至十个的,那样不乱才怪。收了拿上,等没什么人来交了再一个个由曾仕湖登记在礼簿上,记一个装一个进皮包……

    午十一点半之后,两个人就不怎么忙了,农村人去吃酒是大事,知道今天要去某个亲戚家吃酒,是不会再做什么事了的,都会一大早起来就穿的得漂漂亮亮的,拿起早准备好的礼物,在午饭之前赶到,所以两个人估计该来吃喜酒交红包的基本上都交了,下午再来的可能会有那么少部分人,但应该也是极少数了……

    这时候账房的桌子旁边也围了不少人,农村做酒就这习惯,大家都喜欢来账房围观!看谁的红包最大?到底收了多少红包?做这个酒席是赚钱还是亏本,亏本亏了多少……

    见到旁边人多,曾仕湖就对曾仕说:

    “仕,我们数一下钱,对一下账,看看世连哥这里目前一共收了多少红包,钱数对得上吗?我算礼簿上的数,你来数钱……”

    “好!………………我这里是208张,一共20800块。”曾仕数完钱后,把数字报了出来。

    “好!我这里加得也是20800块,钱和数对得上,我们曾家这里,除了他们同个公太的打200元红包,其他的都是100元,曾家人的红包收了16600元。外姓恭贺加他们家亲戚的收了4200元,因为他们家亲戚少,所以红包收得不多……”

    “仕湖,才收了20800元红包,那世连做这个酒不是要亏本?”旁边在围观的一个叔叔问道。

    “叔!做酒不亏本,难道还想赚钱呀?那如果办酒都能赚钱,今年我帮我老爸搞个生日酒了,办一次酒赚他个几千块……”曾仕湖和那个围观的叔叔打地说道。

    “赚钱的也有,看你怎么做?像世连哥这里肯定是亏本了,昨天我们买菜都买了两万块,你问仕湖嘛!我和仕湖一人拿一万块都全部买完了,光是菜而已哦!还有酒,烟,糖果,鞭炮……都没算。

    那人家自己还杀了两头大肥猪呢,估计办这场酒下来,亏一万块吧!”曾仕浩也在旁边,插嘴说道。

    “亏什么亏,一点不亏,我崽得讨个老婆还亏……辛苦大家了哦。”白世连也在旁边,满脸喜色,笑呵呵的,见大家都在这里谈论,也忍不住插嘴说道。

    “其实,想不亏也简单啊,把菜搞差一点就行了,像世连哥这里,已经超过了上次曾村办酒的最高标准了,什么干锅牛排,水鱼汤,鸽子汤……都有了,现在办酒啊,标准是越来越高了,以后想办酒都办不起了,总不能自己降低标准嘛!”曾仕义也插嘴说道。

    “怎么又不能降低标准了,我觉得还是要看自己的经济条件,量力而行嘛对吧!当然,能不办酒尽量不办算了……”

    曾仕湖也说出自己的看法,本来他还想说:“劳师动众,劳民伤财”的,因为白世连在旁边,就忍住没说。

    曾仕湖估计,后来曾村办酒,菜谱越来越高端,浪费越来越严重,红包越来越大,烟酒也越来越高端。互相攀比,虚荣心越来越重,估计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甚至n年后曾仕湖自己办酒席,也不能免俗,总不能让曾家的叔叔伯伯们说自己“太小气”嘛!虽然明知道是浪费攀比,也不得不这样!看来农村的社会主义精神明建设,真的是任重而道远啊……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听到这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曾仕湖知道,新娘子要进门了,抬头看一下挂墙壁上的八卦钟去接亲的人还是给力,真准时。

    只见白德赣穿得西装挺的,胸口还戴了朵红花,牵着傻大妹的,下了面包车,向他自己的家门走去,旁边一个曾家的女孩子撑着把红伞帮新娘子遮太阳。另外一个白德赣的婶婶将早已将准备好的火盆放路间,打伞的女孩子则小声提醒白德赣和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