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阅读网 > 其它小说 > 在七十年代被娇养 > 24、第 24 章
    左右邻居和路人一下子就闭上了夸奖的嘴。

    虽然赵金莲人品不怎么样,可这些年她忙里忙外,人人都看在眼里,对聂小田这个女儿更是没得说的。

    谁家不是大的带小的,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多少娃娃七八岁就要洗衣做饭帮着带弟弟妹妹了,聂小田出来给别人家帮忙做做饭,自己家的活全撂着不干,要当妈的去收拾。

    这说得好听是心善,说得难听就是脑子拎不清!

    聂小田勉强笑了笑:“马嫂子说什么呢,我妈跟二嫂都在家,哪里就指着我一个人了。”

    又继续去拍门,嘴里嘀咕:“怎么这么久还没人应,正崖哥不是在家吗?”

    马娟兰跟聂小田无冤无仇的,先前刺了一句,看她跟赵金莲不一样,老老实实的样子,还往回缩了,也有些后悔自己对个后生这么嘴厉。

    她昨儿就听当家的说过今天要碾米,聂正崖也报了名,才想着一早过来看看。

    因为知道家里只有苏净禾一个人,听聂小田说没人应门,也有点怕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也跟着上了前问门。

    苏净禾支着竹杖出来,在里头听了个清楚,此时连忙把门打开,笑着说:“我拄着杖,走得慢,叫你们担心了。”

    又说:“二哥上工去了,他做了早饭才走的,婶子跟小田姐不用操心我,你们家里人多事多的,忙正事要紧。”

    听说聂正崖不在家,聂小田摆了半天的笑脸险些都要挂不住了。

    她天不亮就爬起来,还用了雪花膏擦脸,又使了头油,梳了老半天才梳好的发型,难道要白弄了?

    简直是给瞎子抛媚眼!

    不过一想到聂正崖不在,只剩苏净禾一个,倒是可以想办法找找那块玉佩,她又重新堆起了笑:“没事,你腿还没好,我来坐坐,有什么事情扶一把也是好的。”

    一边说,一边挤进了屋子。

    伸手不打笑脸人,苏净禾到底还是让开了一步。

    马娟兰也跟了进来,说:“老招说了,他们今天干活的人中午有得休息一下,小聂多半要回来的,我一会给你洗米做饭,中午送菜过来,他们男的使气力活,喝粥怕是顶不住。”

    一听说中午聂正崖会回来,聂小田就更不肯走了,难得勤快地提着扫帚在屋子里绕来绕去,一会摸摸这个,一会动动那个。

    苏净禾看她走来走去的,眼看就要往自己的卧房钻,连忙把人叫住:“小田姐!”

    聂小田笑嘻嘻转过头来:“怎么了?我给你房里扫扫地。”

    苏净禾头疼得很。

    她腿伤还没好,不能一直跟着对方。

    房间里如果没有什么东西也就算了,麻烦的是钱和粮票都在里头看,还有那一床底的书,丢了哪一样都非同小可。

    她想了想,干脆地说:“早上二哥才扫了地,屋里干净得很,不用再打扫了。”

    眼看聂小田犹未放弃的模样,苏净禾怕她到时候又借口要擦桌子擦椅子窜来窜去,连忙又说:“倒是真有急事想要麻烦小田姐帮忙。”

    聂小田虽然有点不太情愿,却也只好退了出来,问道:“什么急事啊!”

    她心想,要是真敢分派自己去干什么洗衣服挑水的重活,就借口说出去会给赵金莲他们瞧见来推辞掉。

    苏净禾笑着说:“我想做点零嘴吃吃。”

    原本还十分不乐意的聂小田一下子就来了精神。

    她这两天满屋子转悠,已经发现厨房里放了不少东西了,白糖、油、面粉、米,应有尽有,还都是一大袋一大袋的。

    现在一听说要做点零嘴,聂小田又是嫉妒,又是高兴。

    自己天天吃糠咽菜,苏净禾家里却藏了这么多好的,现在居然还敢想着吃零嘴了!

    凭什么??

    不过她帮着做,也能偷吃不少,说不定还能落下点收起来以后吃。

    聂小田笑了:“我当是什么,你放心,我做吃食的手艺是一等一的,你想吃甜的还是咸的,现在正合吃咸的,眼看快要过年了,我给你炸肉块吧!你的肉票在哪里?我拿了去切几斤猪肉回来。”

    又咽了口口水:“再找招队长家讨个半个南瓜一个芋头回来,切成块混在猪油里一起炸了,香得很!这天气能放好多日子,要吃的时候热一热,一点不费事的!”

    马娟兰刚从厨房出来,听到这话,虽然不怎么高兴,还是问了一声:“小禾想吃猪肉了?炸肉块不如炸肉丸,等我回去给你捡两个芋头过来。”

    这个年头谁家的都不富裕,马娟兰虽然有个当大队长的丈夫,可她刚给女儿买了苏净禾的纺织厂工作名额,家里又有个孙辈揣在儿媳妇肚子里,日子其实不比公社里其他人过得好多少。

    这几天她没少给苏净禾送东西过来,倒也不是舍不得这南瓜芋头的,只是给聂小田这么一提,倒好像是自己出了好处,给对方领了人情一样。

    聂小田不做声了。

    她机灵得很,自然看得出来马娟兰不高兴

    亲,本章未完,还有下一页哦^0^,